纪羡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孙翔1202生贺活动开启!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翔翔啊!
爱他!
我的小天使啊!

红茶玛奇朵:

来点心心了!


包包包子铺!:





他是荣耀新秀,凭一腔热血横空出世。
他曾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站起来,忽视身上的伤口继续跑,被失败和嘲弄磨掉急躁和张狂;他在黑暗中负伤前行,一次都没停下过向前的脚步。
横刀斩荆棘,却邪破霹雳。

祝我们永不言败的孙翔小朋友,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1月30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画手 @皮休休 太太供图。




12月02日记得点开LOFTER,为孙翔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孙翔1202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狐狸狐狸鱼:

创作的快乐是创作本身,正如画画的回报是画画的快乐本身,写作的回报是写作的快乐本身,而不是取悦于其他任何外在的东西。

钢铁哥哥怎么这么好呀

【朱白】白宇试图去摸朱一龙的腹肌,第n次他成功了

1.


白宇听说朱一龙有了腹肌,刚开始他还不信。 怎么可能,上次他看还没呢。


2.


于是白宇跟助理说了这件事,助理的关注点儿很奇葩地在白宇上次是什么时候看的。


3.


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实践。


白宇决定亲自去摸。


4.


于是大家每天都可以看见白宇追着朱一龙乱跑。


“哥哥,让我摸摸你的腹肌呗。”


5.


“看看也行啊。”


“我什么都答应你。”


6.


噫,这是什么PY交易。


7.


可是朱一龙每次都拒绝了。


白宇好伤心。


8.


于是他决定se诱朱一龙,把自己tuo的光光地钻进被窝里等朱一龙。


9.


后来白宇的屁股和腰都很惨,但是还是没看到朱一龙的腹肌。


10.


朱一龙是穿着衣服干他的:-)


11.


但是白宇疑似碰到了凹凸不平的肌肉。


12.


白宇更加兴奋了。


13.


屡次试图偷袭朱一龙均未得逞。


14.


还有的是朱一龙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让白宇把手缩回去的。


15.


卖萌真的了不起啊?


16.


朱一龙:真的。


17.


白宇有点儿挫败。


18.


后来有一天朱一龙神神秘秘拉着他去房间里,掀开衣服给白宇看了个够亲了个遍。


19.


“因为前几天没练好,所以怕你嫌弃。”


“现在我有八块了。”


20.


白宇扑上去抱住朱一龙,“哥哥我怎么都喜欢你。”





灵感来源于这几天一直想偷偷摸我们班一个男生的腹肌,刚开始说的时候我还不信。


然后我组长摸了就跟我说了。


我处心积虑地想摸,但是他一瞪我就怂。


昨天趁着他来我这儿蹭东西吃终于摸到了。


他真的有啊!!!!!!


手感好好呀,还想摸。


他脚踝也超好看,现在这么冷了还露出脚踝,虽然冷但是真的超好看啊!


这将会成为我毕业之前最大的乐趣了。


摸遍我们班男生的腹肌。


好猥琐的赶脚。


……


许愿,希望自己找到一个有腹肌的男朋友摸个遍。


还要摸大腿,想干什么干什么。


【朱白】唤

  醒来以后天还泛着灰,将亮不亮。

  太阳还远在地平线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露出头来。我扭头看着他,他还没睡醒,温顺地埋进被子里,像只猫儿一般。

  小心地掀开被子赤着脚穿上鞋,把夜里枯败的玫瑰换走扔到垃圾桶里。去花园里重新采下娇嫩的还带着湿意的新生,小心地把上面的刺剪下来。露水打湿了睡衣——我蹲在花丛中,为了给爱人一个馥郁香味的梦。

  把玫瑰放进花瓶,正好有一滴水落下来,花瓣被这重量坠的弹了几下,摇摇晃晃地要跳下来。床上传来动静,我扭头去看。他正像个蚕宝宝一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嘴里嘟囔着。我没听清他说什么,想来也是做了什么美梦。我以为我吵醒他了,轻手轻脚地跪到床上,把柔软的床垫压出一个小小的弧度,然后替他把被子掖好,以防他被这突如其来的降温弄的感冒。

  还好他只是吧唧了一下嘴就继续睡了,我想起来玫瑰,看过去也安然无恙。于是我放下心来,依旧慢慢地退下去,抽出纸巾把桌上的水擦干净。

  迈出房门之前我忍不住去看他。他还在安睡,床上和瓶子里都有我的玫瑰。一种不可名状的温暖充盈着我的心里,冲散了秋日的阴凉和仅剩的瞌睡虫。

  下楼去给他做早餐。

  以前没在一起的时候还仅仅是同事,那是我就给他带。后来在一起了他说他喜欢那家店的粥。现在不需要每天起个大早和人排着队挤了,我只给他煲粥。把睡之前就弄好的米放进锅里,按照比例加水。小火慢炖,炖的米花在奶白的汤里松软黏口,白雾遮了我的视线。

  米香在厨房里晃悠,顺着门缝自私溜出去,不知道能不能把那个小馋猫给勾过来。

  收起来心思,把两面都煎的黄澄澄的蛋翻个面铲进盘子里,摆上青葱小菜当个装饰,他以前总是笑我太过讲究,连个早餐都耍这么多花样,肯定用来追过不少女孩子。

  笑话,除了他我怎么有心思把事情都花到这种没用的事情上来。

  面包涂上果酱放在烤箱里烤,长方形的块块儿被笼罩在橘黄色的暖光中,烤融了的果酱渗进面包细小的孔中,糖浆一般的甜。

  收拾好了一切,把东西都摆好放在餐桌上。我重新上楼去叫他,墙上的表滴答的响着。

  8:45

  已经不算早了。

  可他肯定还是不想起床,今天我们两个都休息,来之不易的大好时光都浪费在了床上,我想着不能再这样了。可谁又知道呢?说不定他又像一只不知餍足的猫儿一般赖在我怀里,撒着娇不肯起床,一闹闹到中午头。早餐都凉透了,连着午餐一起吃了,每次都这样。

  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推开卧室的门去唤他的小名。他把头蒙在被子里,我不能由着他胡来。从被子里刨出乱糟糟的他,掀开他毛茸茸的额发,一个略带湿润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早安,宝贝儿,该起床了。”

  末了又觉得威慑力不大,又添上一句。

  “小白,要乖乖听话哦。”

  但是好像还是没什么用,但是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因为他已经睁开了眼睛。

  

不知道写什么但是又不想删

刚刚午睡,结果她拎着棍子就进来把我打醒了


没夸张


醒了以后也不想跟她吵,毕竟都习惯了


又是一阵莫名其妙的骂


在她眼里我永远不思进取,一事无成


跟我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大出息


早点儿辍学回家工作吧,像我这么大的已经可以去上班了


每个妈妈都会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吗?


她真的很奇怪,明明有时候对我很好,特别喜欢我


但有时候就莫名其妙地开始打骂


好像有什么开关一样


疑惑


摘纪录:

我从写作中汲取的教训是,作者应该从创作的乐趣中得到酬报,从思想负担的释放中得到回报;对其他东西都不必介意,表扬还是苛评、失败还是成功,都应该坦然面对。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感谢推荐

【朱白】出入 01

小白第一人称预警

龙哥白切黑,后期双黑

请勿上升真人      

         我是赵云澜。

  我是赵云澜。

  我是赵云澜。

  我僵硬的掐着自己的手心不断地在心里默念这句话,妄图把心里汹涌着的惊涛骇浪强压下去。狂风刮着我摇摇欲坠的仅剩的一层薄薄的遮羞布,只有一旦掀起一角所有的肮脏与不堪都会暴露在可怕的骤雨面前,然后被吹的支离破散,随着风的脚步满世界的跑。

  所有人都会知道我的秘密。

  我跟在所有絮草身后试图把它们重新追过来藏起来,好好地掖在心里,把心里那汪泉水堵的牢牢的。

  我实在是害怕这些事情。

  好在我现在是赵云澜,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

  大家都知道赵云澜是爱沈巍的,他们都会认为我是一个好演员,把赵云澜揣摩的透彻,演出他的神来。

  “云澜。”

  你看,连沈巍都唤我云澜,我谁也不是,我就是赵云澜。赵云澜爱沈巍,我爱沈巍。

  他唤我,我慌忙地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随便找个角落缝隙一股脑儿地塞进去,恶狠狠地踩上几脚以免露出破绽。然后扭头对上沈巍那双深情的眼睛,我清晰的看见他的眼睛里有我的影子,他太干净了。

  纯粹的美。

  让我忘记了他是斩魂使,是鬼王,单纯的只是沈巍而已。有人说他看所有人都是这般温和,谦谦君子的模样。出来面对赵云澜,面对我。

  是我。

  那份持续了万年的炙热的爱与狂热,生生不息时时刻刻地围绕着我。即使他不在我身边,我也能感受到那张网形影不离地缠着我,绕着我。

  那张带着他的心头血的网从天空中降下来笼罩着我,我越是挣扎就缠的越紧。到最后我干脆选择放弃,享受着过分的温情。

  仅仅是一瞬间的愣神就让我失去了表演的最佳机会。我懊恼着。

  导演喊了停,显然对着一条不太满意。

  天色已经很晚了,连轴转的工作让所有人都很疲惫。我却在这个关键时候拖了后腿,我咬着下唇,撕去上面干裂的死皮,然后鲜血从细小的裂口中出来。

  铁锈的味道。

  导演这时挥挥手说可以收工了,我回过神来。

  应该没有添太大的麻烦吧。

  我想找个地方坐一下。但是抬头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搬着笨重的设备,布置明天的场景……我突然失去了休息的念头。

  我停留在原地。

  直到沈巍把我拖走,强硬的,无论我怎么反抗都挣脱不开抵不住他的怀抱。沈巍掐着我的腰,我觉得整个人都要被他腾空抱起来。

  那怎么行呢?我好歹算龙城纯一,这样也太丢人了吧。沈巍还是有些分寸的,没有继续过分下去。

  两米多高的箱子成功地阻挡了所有人的视线,狭小黑暗的空间里阴冷潮湿。我觉得这不科学,明明是夏天,又穿得这么厚,怎么会冷?真是奇怪。

  后来我才发现不是外界的温度过低,而是从内心深处灼出来的火团滚过我的全身,将它们碾成一团,混着粘稠滚烫的血液紧紧地和在一起。

  体温超过了外界,所以我冷。

  从木箱的缝隙中露出的微弱的光打在沈巍脸上,我正寻思着怎么开口,沈巍却好像看出来我的难处,提前打破了沉默。

  “云澜,你今天怎么了?”

  一如既往的关心的语气,而我却乱糟糟的。甚至想找个借口把沈巍搪塞过去,可未曾想过镇魂使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他突然凑近过来把我按到箱子上逼进角落里,我无路可退。

  汗珠顺着头发流下来到衣服里,我能看见沈巍漂亮的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口水。毫不客气的眼神在边缘流转。

  几乎要把我整个连皮带骨都剖开来看

  我实在不知道要回答什么。

  沈巍生气了。

  “云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

  “不对,应该是小白,小白,需要我再问一下吗?”

  我顿时溃不成军,整个人微微颤抖着,把头别过去。可“沈巍”,不,不是沈巍,…是朱一龙。朱一龙又把我的下巴别过来,依然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眨着无辜的桃花眼,还带着笑。装出可怜兮兮的面相,足以让任何人缴械投降,蒙混过关。

  可他就是操着这一副纯良地过了头的模样轻而易举地撕开了我那层几乎已经是透明色伪装,所以都暴露在空气下,让我感受到无孔不入的黑暗。

  我甚至是有些恨朱一龙的,明明他才是罪魁祸首,却偏偏心安理得地操纵着一切,好人全部都让他当了。

  为什么他就不能演好沈巍呢?

  到时候大家好聚好散,免得生出不必要的事端来。

  朱一龙凑过来亲我。



之前群里的脑洞,说的是精分龙哥,一会儿变成巍巍一会变成面面然后斥老师@斥 (悄咪咪艾特一下不会被发现吧)想看

但是拖了好长时间写,中间毙了一个稿子

写着写着灵感来了于是pwp变成了中篇(大概吧)

第一人称犹豫了好久,好难写啊

起名废,dpq希望大家能原谅我

今晚开车